零零信息网 零零信息网

徒增 何必俗念徒增恼 只愿余生多欢笑

我依稀记得,昨晚半夜,一场大雨倾盆而下,然后我的梦醒了。像筛豆子一样的雨不停地在地下刮,无边无际的天地遭受着雨水的温暖。也许,既没有“哼唱着,低语着——然后良莠不齐,像一大串大大小小的珍珠倒进一盘玉里”的蓄势待发,也没有“他从他的临时宫殿里凝视着荒凉的月亮,他听到晚雨中的钟声,在他的胸前切割着”的荒凉和寒冷,但一定有一种“前天,当你没有足够注意的时候,没有暴风雨的原因”的惊喜色彩。这一场雨,就这样不由分说,歇斯底里的下了下来,但也真的让这个原本烦闷而焦虑的夜晚,突然之间,开始明朗了寂静和惬意。还记得这场清凉的雨吗?天地间,像无数的珠子从浩瀚的天空中落下,有一股白花花的水汽。我们踮起脚尖,冒雨小跑,像偷狗贼一样回到车间。这场雨可能会给人们很大的想象力。但是有没有人对“当你要求一个回归的日期,晚雨升到秋池”感兴趣?

我依稀记得,开灯的时候,天上还挂着一轮满月,还能看到耀眼的白星。在无比明亮的霓虹灯下,它频频出现。还记得月夜的那首诗吗?或许,既没有“月亮,如今在海上长满了,照亮了整个天堂”的期待,也没有“明月几时来,向天问酒”的感慨,只有“昨夜勤雨,不得不飘凉一日”的哀叹,瞬间涌上心头,“酒贱,常愁客少,月常被云阻”的孤独油然而生。这一次,也是大部分!月亮高的时候还是晚上,为什么会下雨?我不知道上帝唱了哪首歌!月色一半如练,一半雨倾盆而下。谁能想到,在这宁静的夜晚,它会突然带来一场风雨盛宴?

时不时的啜一口,喂一喂这无数的日子,却发现没有多少值得玩味的。可能并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,生活是陈酒,也不是陈醋。有时候,我觉得人生更像过山车,有时候是翻滚,有时候是猛烈的上升。在这跌宕起伏的人生中,一切都是始料未及的!人生是一场驶向大海的车程,谁能说得清?追上去,你会看到美丽的风景,蓝天、白云、沙滩、白鹭、海螺、游船……让人着迷。不追赶,可以看到乌云翻墨,波涛滔天,电闪雷鸣,落花残叶,刮风下雨……有多少闲情逸致?世界上没有安排!屋檐下只有避雨的地方。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执着,但我们都经历过大风大浪。最后,面对残酷的现实,我们要说实话,顺势而为,默默接受世间的一切。还有哪些好的场景可以被我感动?听着七月夜晚的雨声,你能为这个凉爽的夏天写一篇华丽的序言吗?

往往,面对无尽的单调,我们都觉得索然无味。如果我们能让生活变得更有趣一点,也许这就是我们需要思考的地方。刚才还看到孩子们追逐的笑声,公司里年轻人踩着独轮车去上班,路边停着载满崭新汽车的运输车辆,不时看到几条狗亲密地相遇,比人情深刻多了。人生的旅程,原本是打电话给朋友,最后却分开了。好像越长大越孤独越无聊!但转念一想,谁的人生不是个人的战斗?只是面对这无味的一天,我们该如何摆脱?我不禁在想,是什么让我们突然对生活失去了热情?而前几十年就没这么普遍了?我的生活怎么可能像生活?相反,我被虚拟世界蒙蔽了双眼,似乎再也找不到真正的幻境。还记得那个被父母带走,被老师带走,然后走向极端主义的少年吗?你知道那些整天吵着玩手机不学习不学习的孩子吗?他们似乎都在电子产品的魔咒下,都沉浸在娱乐和学习的游戏中,逐渐失去了贴近生活的本真。

我记得,就在我上班的路上,我看见陈红和一个男人在那里有说有笑的聊天。但是当我走到公司的时候,我没想到他会站在公司门口。我莫名其妙地问:“刚才不是看见你在街对面聊天吗?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公司?”只见他不慌不忙地说:“我当然快了!过马路!”再想想也是。我走了弯路,但他走了直路。被超越并不奇怪。这是我们没有意识到的。也许,我们没有重视普通人,但最终,我们都是立即带头向我们学习的人。我们仍然非常自豪,认为我们已经走得很远了。我不知道我的天花板只是别人的起点。这个常识谁能懂?

记得昨晚上夜班的时候有一个惊喜的场景。有人在工厂发现了一条蛇,竹叶!我的搭档去帮忙杀蛇了。打蛇要七寸,不然不会死。当他告诉我这件事时,我很惊讶,问:“为什么我没看到?”他对我说:“你刚打卡的时候没来。”不过,我弹了弹琵琶:“蛇是有灵性的,最好不要打架。”但他说:“这么多人已经摆脱了,不然咬了人怎么办?”那是真的!很多时候,我们一味地鼓励释放,不得不考虑自己的生活。当自然生命和人身安全发生冲突时,我们往往照顾不了那么多。

据说以前遇到大蟒蛇的人,因为他被杀了,就来了报应,后面的家族中,有倒霉的,也有倒霉的。也许这没有太多的科学依据。但这不能用科学来解释。没有人能说杀人有好处还是坏处。但是,平心而论,它们都是世界上有生命的东西,所以存在是合理的,还是应该让它活着?如果不激怒人类,绝对没有必要杀人。另外,它只是一条可怕的蛇。应该允许他们回归自然,而不是夺走他们的生命,摧毁他们的精神。

毕竟,万物皆有灵,灵谋生。蛇是有灵性的,但不能越过人类的底线!还记得电影《蛇之战》吗?这是什么意思?也许世界上有这样的斗争,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存需要。真正的彼此解脱,彼此冒犯,有多容易?当然,《白蛇传》是个例外。徐贤做梦也没想到他的妻子会是一个千年蛇妖。而那些想恋爱的人,想恋爱的人之类的故事,也只限于那些天昏地暗的岁月,不知道当今世界有没有伤脑筋的事。

毫无疑问,生活必须永远更好。也许我一直都很忙。但是忙什么能治好呢?我们愿意认为,只要我们忙,就可以忘记所有不重要的人员,但我们不知道,当我们闲着的时候,我们想的事情很多,人总是很难。如果你整天忙忙碌碌,从来没有用心照顾过自己的日常生活,从来没有对生活中的特殊日子有过久违的仪式感,那我们真的活过吗?一旦你被生活的纷扰所困扰,被熙熙攘攘的物欲所难倒,你会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树篱之中,它不像蜜蜂嗡嗡叫那样欢快,也不像蝴蝶飞舞那样浪漫。

毫无疑问,对这种生活没有什么好的兴趣。即使是一种无忧无虑的心态,也是可遇不可求!即使我们如此愤世嫉俗,我们终究还是要忍受生活的折磨。确实如此。每天上班下班能有什么乐趣?和青春一起度过,和青春一起度过,和青春一起纪念所有美好的瞬间。然而多年过去了,青春一去不复返,岁月飞逝,岁月渐老。何必呢?而我们这么努力,却还是老生常谈!人生不长。我们真的活过吗?人生只有一百年。活在世上是为了自己的需要。走正道,有远大的理想,为之奋斗一生,是一种莫大的快乐。世界上的一切都只是命运的问题!当我们有了这样的心,又怎么会对这样幸福的生活感到欣慰呢?

岁月荏苒,朋友少,但时光老去,梦想遗失!

为什么庸俗的思想会增加烦恼?愿你余生都有欢笑。

标签: 我的
N本文来源:零零信息网
扫描左侧微信二维码
关注零零信息网随时随地看